返回首页
——访上海泳霖樱之花林业有限公司暨上海木得利屋食品公司董事长 许海南
来源:《侨商》杂志34期 文/吉云峰  摄影/堵海龙

“我做的,都是住和吃,所以不易被淘汰。而且,我做的还要成为最好的。”没错,许海南做的家具、门与地板,是一流水准的;许海南做的“千贺屋”面包,是以手工制作的,在撕开面包的瞬间,没有一粒面包屑落地,说明面团发得很好,口感则为自然的松软清香而有弹性。

上海东江湾路444号南区办公楼属于虹口足球场建筑设施的一部分,与体育局为邻,此处竟是许海南的办公室之一,当我看见门上“上海泳霖樱之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清晰字样时,才确信我没有敲错门。许海南最新名片上的职务是:上海泳霖樱之花林业有限公司、上海泳霖樱之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中日合资木得利屋(上海)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据悉,他开的一系列公司分布在上海市区的多处地方,还远到上海的嘉定、浙江的南浔等地。

而同时,我早就知识许海南还拥有一系列的社会头衔,例如:他是虹口区政协委员、虹口区侨联副主席、上海市侨商会虹口分会常务副会长。

当许海南打开他办公室的门迎候我的来访,我还是一时不以把眼前的他与我预想中的他等同起来。

短头发,脸庞宽阔,敦实的身板仿佛足以扛起千斤重担,质朴、可靠、干练。如果他在田野里行走,你简直可能以为他与庄稼汉没有大区别。但当你与他交谈,你才发觉:他的语速极快,思维敏捷,用词现代,而言谈直率,富于诚实的感染力。

将门之后,焉有弱子

许海南,祖籍海南万宁市。其父许文书(1916—2004),是马来西亚华侨,早年在马来西亚从事共产国际的革命活动,曾任亲加坡八路军医药援助会负责人;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回国参加了新四军,解放后一直在海军工作直至离休;是我军为数不多的在离休后享受红军待遇的倾斜将军之一。

父母的部队生涯,使许海南从小就在部队的环境和氛围里长大。军人的果敢、毅力、勇往直前、百折不挠、认真执着、责任意识……可以多年来就已作为要素,形成了他的个性。

为变命运,东赴扶桑

或许,许海南本来可以像不少人那样,在红色光环的庇荫之下,在饱暖与安逸中读书、工作、娶妻生子、度此平常一生。然而,许海南偏偏要做一个展翅高飞的鹰,冲向充满变数的天空。

八十年代初许海南在上海涉外渡轮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他仍有志要深造,于是1984—1988年,他就读上海某大学的中文专业。

然而,许海南不打算就这样“窝”在上海,他要走出去。1989年底,他到达日本,先从日语学起;1990—1994年,他是日本兴和经济专门学院经营专业留学生。

回国经商,初战受阻

人在扶桑,心念祖国,1994年,许海南毅然回国经商,他先从贸易代理做起。1995年,他成立了泳霖公司,当时承着住房改革的深入,建筑装饰行业蓬勃兴起,许海南发现,地板行业发展潜力巨大。千百年来,中国人崇拜实木地板(包括实木家具),但这样一直不能克服一个很大的缺点——材料浪费,安装费时;同时,无论木材多么优质,无论制造手艺多么好、安装方法多么高明,都不能杜绝开裂、变形等现象的出现。

当即,许海南敏锐地意识到:在日本看到的实木复合地板,将名贵树种的贴皮(1—2毫米)经过电脑的拼接而贴在胶合板的表面,比起传统地板要省去很多珍贵的木材,而且安装时间也可缩短一半,并且不会开裂变形;并且,装潢效果也不亚于传统的实木地板。这里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许海南想到了要在中国推广“实木复合地板”。于是,他在1995年注册了“樱之花”品牌,专营实木复合地板。而在当时,成百上千这地板企业大多都做实木地板,实木复合地板只有寥寥几家,其销售量总和还不抵一家大型传统实木地板企业多。

上述这一现实状况,使许海南的樱之花实木复合地板,一进入市场就遭到了冷遇。原因很简单:这些安装简便、节约能源的地板,在1995年并不被国人接受,人们常把这种新地板和传统的实木地板相对比,误把这种地板与“三夹板”等同起来了。

但许海南认定自己的想法正确,他不但没有退缩,而且要坚持走这条路,走得更深入、更久。

不停步,制造优异的地板

搞“实木复合地板”,许海南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单层地板,会导致大量名贵木材的惊人浪费,不利于保护有限的地球资源;而实木复合地板,只在外表使用有装潢效果的树木之材质,其下有3—7层可以是不同树种的基材,而且它们各具不同的功效,譬如:防湿、防变形、防裂……

与此同时,许海南倡导地板的“悬浮式安装”,直接将地板铺装在水门汀上。众所周知,哪怕是钢轨都要留伸缩缝。传统的安装方法是将地板牢牢钉死在地面上,受气候的影响,地面与地板材料的伸缩系数不同,非常容易变形、开裂。于是,许海南首先搞起了地板悬浮式安装:充分考虑到水泥地面与竹地板的伸缩因素,将地板的四面切口拼接在一起,不与地面粘接,墙的四周留一定的伸缩缝(平安缝),墙面用地脚遮盖,地板不会弯凸。这种悬浮式安装,不打龙骨架,不铺平面板,不施胶,不要钉,不砂磨,不上漆(每片地板已用进口UV漆六面全封门,外表已形成耐磨层),省时、省料、省钱(仅为木地板铺装工料费的三分之一)。拆装自如。

真正的好东西,必能赢得客户的喜爱。不久后,许海南的樱之花“实木复合地板”的市场打开了。(随后,大量的传统实木地板厂也纷纷做起了复合地板。目前,复合地板的销量已远远超过了实木地板。)

可是,许海南不停步。他又搞起了拼花地板、软木地板、采暖木地板;同时升级产品,例如,地暖地板……

一匹黑马,从木业到实业

进一步,许海南还要纵马挥鞭,扩展业务。

在木业界,许海南要成为内装木饰的集成商。其产品涉及:门(譬如工艺门,入户门、进户门、木制防火防盗门、钢制防火防盗门等);木饰口(譬如墙板,木橱柜,户内木梯等);酒店家具……

不仅如此,放眼实业领域,许海南要成为综合性建筑木材集成商。如今,上海泳霖樱之花实业有限公司经过十余年的不懈努力,为高档楼盘、综合办公楼、大型综合场所提供完整的产品及销售和安装施工、服务、技术支持等一揽子解决方案。曾入围上海重大精装修工程“华府天地”、“金色贝拉维”、“仁恒滨江”等项目,在业界的口碑卓越。

上海泳霖樱之花实业有限公司还拥有了独立的进出口权,譬如日本沃达王木质建材、葡萄牙唯康软木、日本日门精品门等。同时,凭着多年来与日本、葡萄牙、瑞典等国际顶尖建筑供应商的能力合作和频繁的互访交流,许海南将国外超前的建筑理念及施工技术引入国内,不但为客户带来了高品质体验,而且以长远的主导发展方向,力争时刻领先一步。回忆起来,1995年,许海南开创泳霖公司诞生在上海滩的时候,名不见经传。可是,短短两年后,1997年以来的连续多年,许海南的公司产品就成为“放心产品”,上海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颁发的《放心产品证书》有云:“樱之花牌实木复合地板经组织专家审核,产品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用户反馈意见满意,同意推荐为放心产品”。

上海市建筑材料行业协会地板专业委员会还在2005—2011年,连续7年都把“上海精品实木复合地板20强”称号授予了许海南的上海泳霖樱之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只做精品

许海南说:“我的企业盯住一个目标,就要把它做好、做长久、而不是只求做大。换句话说,与很多的其它企业不同的是,我的企业只做精品。”

我问:“那么, 时候,如果面临巨大的市场诱惑,许董事长您会不会感到‘不甘寂寞’?”

许海南答:“我不羡慕别人。我只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向前。我有韧性。我坚信,只要我做的东西好,就必然有市场生命力,所以,我竭力要做到最完美,客户肯定来,而且还会来。”

据了解,在上海有个叫“后滩”的地方,左邻中环,右邻外环、徐浦大桥,也近宋庆龄纪念馆,我干脆直说了吧,在沿江路190号,随着世博而盖起了一座超五星级酒店,建成后它可能是上海市人展政府盛情款待国宾的重要场所之一,它是将三百年前的徽派别墅建筑“原汁原味地”搬到上海,里面的家具全部要古香古色,由于是超五星级宾馆,其用料和设计都是一流的。

该酒店设施招标的时候,前来投标的商家们竞争激烈,其中不乏几个被称为“航母级的家具厂商”。可是,投标队伍中的许海南却显得最为淡然,似乎根本无意与他们竞争,其实他心里知识:他必将胜出!因为,尽管其他几个家具厂当时在国内的知名度和规模都远远超过了他,但在样板房的PK中,许海南聘请了一位在日本从事酒店家具行业三十年且享有盛名的华侨企业家张根发先生担任技术总监,组织最优秀的技术人员,历经三个月的日夜攻关,终于,许海南的公司力克群雄,中标了,成了该酒店的家具及内装木饰的供应商!“樱之花公司做的东西好比是艺术品”。酒店方面这样对许海南说。

现在,就在我和许海南交谈的时候,他认真地站起来,走到隔壁的储物柜跟前,打开一扇又一扇的柜门,让我看。我简直看见了一个秘密宝藏——每个柜门内,都有几种木材的真实标本,它们来自全球各地,是成材时间久的名贵树种,例如:黑胡桃木、鸡翅木、樱桃木、柚木、酸枝木……

上海“人气最佳”的面包

有时候,许海南做业务,似乎是兴趣所至,看起来随意,其实,那必定是他喜爱的。他是认真的。

2006年的有一天,当听说有些日本人感到在上海吃不到好面包,许海南很快就成立上海木得利屋食品销售有限公司,生产经营以日式品味为主的面包。

许海南聘请日本烘焙行业中的资深大师——神户的森井先生,携带其技术来到了上海,来生产和销售最好的面包。

根据森井先生的理念,面包可以有很多种:原始的、现代的、日式的、欧式的、手工的、机器的制作的。同样的面包,配料、制作方法也是各式各样。但无论哪种面包,都需要能把它做得可口的技术,而且还要用“心”去做,那样才是手工面包的精髓。

“面粉的衡量称量,是一天工作的开始。边考虑每天的温度、湿度不同,边用五官和‘心’来工作。布置与人类一样都是有生命的,而且远比人类敏感;即使运用同样的材料,在不同的环境下,也会烤出不一样的面包;而且面团也会由于每天气候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不用‘心’去制作,就做不出好面包。我们要确保面包从准备,到烤成,到递到客人的手中,状态的新鲜、品味的纯正。这样虽然比别的做法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心血,但我们就是要把这种不吝惜时间和工夫的制作流程延续下去。”许海南说。

据悉,许海南在上海经营管理的木得利屋公司 三大系列面包——吐司系列面包、花式系列面包,三明治系列面包。尤其作为“主打产品”的吐司系列面包,口味纯,清淡而少油脂,口感松软却有韧劲,清香又自然。

上述面包,统一被命名为“千贺屋(chigaya)”。

2009年和2010年,“千贺屋”被评为“上海市最佳人气面包”。

近几年来,大众点评网上也常有面包评比,几乎每一次,“千贺屋”土司面包都被评为第一名。

不久前,北京有一本日文杂志《中外文广告》在一篇题为“顶级吐司——千贺屋”的文章中讲道:“大厨是日本人,曾在日本开过吐司专门店。所以这这店的人气产品便是白吐司,因为没有掺杂别的品味,小麦的香味反而浓郁。整条买回去,可以切片作出各种味道了。还有朗姆葡萄、核桃以及‘和味’的吐司,所以品质独特。日本人的认真态度和在吐司上就诞生了惊人的好味道。”

就这样“千贺屋”已经以一种品牌的态势,在人们的心目中生根开花。如今,“千贺屋”面包不仅早已驰名上海滩、名扬于中国的不少城市,还被带往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

尤其韩国、台湾地区、港澳地区的人,甚至日本人,无论是在上海生活的或是途经上海的旅游团,都常有人一买就买8~10条“千贺屋”吐司,带回家去享用。

“上海希尔顿曾有一位高管,是一位台湾女士,一直是‘千贺屋’吐司的忠实顾客,后来,她赴北京工作,仍然购买‘千贺屋’吐司,我们总是几条几条地把新鲜吐司给空运到远在北京的她。她家住在毗邻北六环的一片豪华别墅区内,而且靠近学校,应该是十分昂贵的宅邸,据说歌星王菲也住在那里。”许海南的中日合资木得利屋(上海)食品销售有限公司有一位员工向我透露。

许海南笑着对我说:“‘千贺屋’面包的售价确实偏贵一点,但顾客往往多是在上海的外国人,他们对生活的品质极其讲究,譬如近期上海的空气质量有问题,他们就都戴上口罩出门购物,所以,当你发现我们在‘千贺屋’拍摄到 一些戴口罩的人,你千万别惊讶,他们正是‘千贺屋’的粉丝和高级顾客。”

我故意刁钻古怪地问;“‘千贺屋’的顾客们为什么最这吐司?是不是说明‘千贺屋’的其余面包的质量不如土司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