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详细内容

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谈怎样对付中老年疼痛

发布时间:2013/6/14 15:51:00  信息来源:人民网-健康频道

    人民网北京10 月20日讯 记者王鹏报道:今年 “世界疼痛日”的主题是关注老年疼痛。根据最新的国民调查,我国已经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在6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中,约80%患者至少有一种慢性疾病较其他年龄阶段的人群更易诱发疼痛。所以各种疼痛的发病率都有所上升。中老年疼痛无论是给个人生活质量,家庭的和睦,以及整个社会都带来很沉重的影响。我们应该怎样面对这种局面,怎样对付疼痛问题?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副主任、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教授做客人民网健康访谈,为大家谈一谈中老年疼痛的预防和治疗。
    
    樊教授20多年来一直从事疼痛医学研究和临床工作,他同时还是中华医学会疼痛分会常务委员,北京医学会疼痛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疼痛医学杂志》副主编。
    
    疼痛持续一个月以上需要看医生

    健康频道:我们先请樊教授给我们大致介绍一下,在我国人群中,疼痛的发病率整体是什么趋势?
    
    樊碧发:有关疼痛的发病率问题,在我们国家目前还缺乏一些比较严谨的流行病学调查,但是我们可以借鉴发达国家和国外的一些资料,比如说美国社会大概在成年人群中慢性疼痛患病率是在30%以上,加拿大是29%,基本来讲,估计我国成年人慢性疼痛发病率在30%左右。
    
    健康频道:您这里所说的疼痛跟我们平时所理解的疼痛,比如头疼、肚子疼是一回事吗?
    
    樊碧发:不是完全是一回事。我们现在所讲的疼痛是指慢性疼痛。如果说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小心造成身体某部位损伤,比如说切菜切了手,或者走路时崴了脚,或者某天突然肚子疼,医生诊断得了阑尾炎等,这种疼痛是急性痛,不在我们今天讨论的范围。我们指的是慢性疼痛,其发病率达到30%。
    
    健康频道:疼痛说明什么问题?疼痛反映我们身体的什么状况?是一个不好的事,还是具有两面性的一件事?
    
    樊碧发:这个问题非常好,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医学上通常把疼痛分两大类,一类是好痛,一类是坏痛。什么叫好痛,怎么还会有好痛呢?答案是肯定的,有好痛。就是说当人体受到损伤、疾病等侵害时,会迅速发出疼痛警告,提醒我们及时避开危险或去看医生。如果人体缺乏疼痛这种警觉、报警时,即使受到伤害也不会感知。这类疼痛医学上称为急性痛,是好痛。比如说突然肚子疼了,医生说你是不是阑尾炎啊,如果是阑尾炎的话,赶紧治疗或手术切除,这是好痛。再比如突然胸疼得很厉害的话,那是不是心脏病犯了等等,这些都是好痛。提醒人们去赶快去就医或者规避危险。现在医学规定,大体上讲疼痛长期作用于人体超过一个月以上,叫做慢性痛。这种慢性痛已经失去报警的意义,就变成了坏痛,这种坏痛越早克服、越早治疗越好。
    
    健康频道:我们一直认为,疼痛是我们得病的症状之一,现在您的看法是疼痛本身就是一种病,这个需要我们专门来控制吗?
    
   樊碧发:疼痛在很多情况下是一种症状,比如说受到外伤或得了疾病,大概都会感到一些疼痛,多为一过性,随着原发疾病的好转疼痛自然会消失。如果是慢性疼痛的话,这就不仅仅是一种症状,国际学术界把它定义为疾病,即急性疼痛是症状,而慢性疼痛是疾病。
    
    健康频道:我们如何区别,什么样的疼痛是疾病?哪些不是疾病?慢性和急性疼痛是怎么区别的?
    
    樊碧发:国际医学界曾经规定,如果作用于人体的疼痛超过6个月以上,就称为慢性疼痛。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近年来对疼痛的认识又有了新的发展,对持续一个月以上的疼痛就定义为慢性疼痛。疼痛一旦确诊为慢性疼痛的话,我们就认为它是一种疾病。这种慢性疼痛性疾病就需要及时医治。绝对不能忽视它们对人体的危害。
    
    健康频道:我们区分它的标准是一个月以上,这是时间上,其他还需要注意什么,什么情况下需要看医生?
    
    樊碧发:比如工作学习劳累了,或运动时间长了,可能有点腰酸腿痛、脖子疼,适当休息以后,第二天情况即好转,仍然精神饱满地去上班。这些疼痛情况,我们一般不作为慢性疼痛来治疗。但是如果每天持续不断的疼痛,比如说颈椎部位发生疼痛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以上,怎么休息也不好转,这一定提示颈部发生了问题,强烈地提醒你,应该尽快到医院去看病。
    
    健康频道:去医院看病找什么科?
    
    樊碧发:比如说颈部的疼痛,可以到疼痛科去看病,也可以到骨科,神经科去诊治。但是这里要特别提醒广大朋友,比如颈部疼痛已经持续一个月以上,到医院拍颈椎X片,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多数人认为没病,就有可能放弃治疗。这样就为健康人体埋下了隐患,对这样的慢性疼痛,一定要去看疼痛科。
    
    健康频道:您在疼痛科治疗的范围和它的特点,跟治疗原发病的科室有什么区别,假如我关节炎,我腿疼,我是去疼痛科把它止住就可以了吗?
    
     樊碧发:因为很多疼痛性疾病它是伴随着很多其他疾病的。比如说我们刚才提到关节炎问题,多有疼痛表现,但是很多轻度关节炎在X线上并没有特殊的表现,不需要骨科手术开刀等复杂治疗。这种情况下往往会单纯只吃点去疼片止痛,这对疼痛治疗是很不完善的,同时长期服用止痛药也会给人体带来很多危害,损害健康。而疼痛科对待此类问题,则会针对疼痛的不同性质对症进行专业化的疼痛处理,能最大限度地减轻疼痛和止痛药物给人体造成的伤害。这是一大类问题。
    
    另一类问题是,有些疾病疼痛很厉害,而当前医学又不能根本治疗原发病时,这样的疼痛也是疼痛科主要治疗任务。比如说癌痛的问题,癌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不能对它进行根本性治疗,但我们可以解除癌症患者疼痛,提高病人生活及生存质量。还有相当一大类问题,如常见的头痛、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等;还有很多,腰腿痛、骨关节痛等,并没有特别严重的器质性病变存在,就表现为单纯性的疼痛;还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即带状疱疹后原遗疱疹区的疼痛痛,其实疱疹早已经好了,但是疱疹区的疼痛比原来出疱时还痛得严重。等等,这样的疼痛就是纯粹的疼痛性疾病,只要科学地把这些疼痛止住就可以了。我们通常说的慢性疼痛性疾病就包括上述这几大类型。
    
    健康频道:引起疼痛的疾病已经治好了,为什么它还会疼?
    
    樊碧发:这是一个典型的疼痛学问题,我能举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有人出了车祸失去了胳膊,但是没胳膊的那只“手”疼得要命,这就是纯粹的疼痛性疾病,通常称为“幻肢痛”;还有一些情况,如脑出血引起偏瘫,一边身体既不能活动有没有知觉,但是瘫痪侧的肢体却疼得要命,有时瘫痪已完全治好,但仍然遗留剧烈的疼痛,医学上称为“中枢痛”。这些疼痛问题的发病机理是十分复杂的。医学研究表明,这类疼痛的发生在神经信号传导上存在着编码程序错误,把许多感觉、情感、理化、环境等外界或内在的刺激均错误地编成疼痛信悉不断地传向大脑,感知疼痛。疼痛医学应用神经营养、功能调制、神经松解、神经毁损等一系列办法,终止错误信息传递,并使错误的编码返回正常的过程中,这也是疼痛治疗的基本原理之一。
    
    健康频道:像刚才您说,一个人假如他出了事故胳膊没有了,但是他会感觉到手疼?
    
    樊碧发:是的,这就是医学上所说的“幻肢痛”,就是说没有胳膊了,手还疼;同样没有腿,还说脚疼的病人也有很多。我想随着工业化社会的到来,交通事故不断增加等,这类疼痛患者应是个很大的群体。
    
    健康频道:这个病发病原因是什么,是神经出了问题吗?
    
    樊碧发:人体的神经就像电路一样,一定有来路还有回路,有传出神经,也有传入神经,这个神经回路要完整。如果外部的感觉传不进去,在很多情况下会引起很强的疼痛,这就是疼痛发生机制的复杂性所在。
    
    什么病最适合看疼痛科

    健康频道:您给我们介绍一下,适合把疼痛当病看的,常见的是一些什么病?
    
    樊碧发:颈、肩、腰、腿这四个部位(人体的运动系统),经常会在运动的过程中发生磨损。而磨损早期并没有明显的骨骼和肌肉改变,仅表现为疼痛。这些疼痛如果在疼痛科室以外的其他科室进行治疗的话,就可能简单地给一些止疼片治疗,要你加强锻炼等等。这一大类疾病应该到疼痛科去看病。如果关节非常疼,去了很多医院都说问题不大,止痛药吃了就好,不吃就疼,我认为这种患者一定要注意了,建议到疼痛科去进行除服药以外的综合治疗。事实上,把疼痛的问题完善地解决了,骨关节疼痛部位的血液循环就会好起来,对关节本身也有好处。另有一些脊柱四肢的疼痛,如椎间盘突出、颈椎病等,患者既不愿意接受手术或没有手术适应症,单纯服药又疗效不好,这些患者也应该到疼痛科去治疗。应重视这一大类疾病的诊治。
    
    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顽固性神经痛。如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坐骨神经痛、肋间神经痛、枕神经痛等,这些疼痛归疼痛科治疗。另外就是癌痛,病人不幸得了癌症,我们在治疗癌的过程中,决不可以放弃或者轻视疼痛治疗。一般来说,癌症本身对人体的消耗是个慢性过程,但一旦出现严重的癌性疼痛,这种恶性疼痛刺激对人体的损害比癌症本身还严重,可以迅速把人体摧跨。国外有很多医学研究表明完善治疗癌痛,不仅可以大大地患者的提高生活质量,甚至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命。大致来说,疼痛科主要治疗上述这三大类疾病。
    
    健康频道:我们对付这些疼痛的手段有什么?
    
    樊碧发:疼痛科有特殊的专科技术,即用微创神经介入为主的办法对疼痛性疾病进行综合专科治疗。其他科室治疗疼痛不是吃药就是开刀,疼痛科治疗不需要开刀,多使用特殊的穿刺技术,对出了问题的神经进行营养、解压、调理、刺激,甚至进行神经毁损等治疗。以达到消炎镇痛、阻断痛觉传导、改善神经功能的目的,能对疼痛性疾病起到标本兼治的作用。

    健康频道:您说的“介入”是输入一些药液吗?
    
    樊碧发:在很多情况下,治疗疼痛可以通过介入技术输入一些特殊药物,但不完全是药物,也可以通过介入技术采用物理的方法进行治疗。例如上肢疼,疼痛学诊断可以确定是哪些部位或哪条神经出问题,疼痛科的治疗往往体现这样一种理念,将最有效的药物,用最快的速度,送到机体最需要的地方去。就像打靶一样,终瞄准疼痛“靶心”进行治疗。神经介入治疗除用药物外,还有用物理的方法,如加热、冷冻、压迫等,使过渡活跃的神经安静下来。还可以用电刺激的办法。可以这么说,应用现有的诊疗技术,能对80—90%的病人起到良好的疼痛治疗作用。
    
    健康频道:疼痛治疗后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还是只感觉不疼了?
    
    樊碧发:我们知道人体的神经分好几类,有感觉神经,能触知物体的感觉,有运动神经,可以进行跑步等运动。还有植物神经,管心跳,消化等。疼痛治疗往往只阻断感觉神经传导,病人觉得不疼了而不影响他的运动神经,该跑步还跑步,该锻炼还锻炼。疼痛科医生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

    健康频道:什么样的医院有疼痛科?
    
    樊碧发:一般来说国内的三级甲等以上大医院都有疼痛科,或者疼痛中心,或者疼痛门诊。
    
    健康频道:我们如何区别它跟其他科室的关系,比如说我胸痛,我是去疼痛科还是去心脏科?
    
    樊碧发:胸痛,特别是突然发作的剧烈胸痛,应该先到心脏科去看一看,然后再到呼吸科去看一看,如果心脏也没事,肺也没事,仅仅是疼痛的问题,就该去疼痛看病。患者自己不应该忍疼,忍疼将对机体非常不利。对没有查出病因或者即使查出病因目前也无根治方法的疼痛性疾病,都可以去看疼痛科。
    
    健康频道:您能不能再举几个例子,就是说有哪几种病是适合疼痛科的,而且效果很好的?
    
    樊碧发:比如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中、老年人很容易得带状疱疹,疼得很厉害,火烧火燎的,像刀割、电击一样的疼痛。一般来说,带状疱疹2、3周皮肤就好了,但是大概有20—30%的病人,特别是中、老年人比例更高,尽管皮肤好了,但是顽固性疼痛一直持续下去,这种疼痛一定要到疼痛科去治疗,这是一种很难治愈的疾病。
    
    如三叉神经痛,治疗有很多办法,内科吃药,外科开颅,而疼痛科则应用微创介入技术进行治疗。还有一些疾病如颈椎病,腰椎病,椎管狭窄、椎间突出等,这些常见的疼痛性疾病,在疼痛科看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既解决了仅吃药不太管用的问题,又避免了开刀手术导致更大伤害的问题,用微创介入技术,可以起到很好的疼痛治疗效果。

    怎样对付颈椎病、腰椎病?
    
    健康频道:颈椎病、腰椎病在上班族中发病比例非常高,而且手术后效果可能也不是很好,很多人担心会产生别的问题,很想采取保守治疗的方式,在疼痛科会采取什么方法来对付它们?
    
    樊碧发:疼痛科有很多办法。我先介绍椎间盘突出,首先要检查椎间盘突出是在哪一节突出,第二要观察椎间盘突出有没有钙化,第三,椎间盘突出和这个“痛”有多大的关系。因为很多人存在椎间盘突出,研究资料表明,在100个椎间盘突出者中只有15%个人有疼痛、麻木、无力等症状,其余85%的人没有任何症状。所以说,不是所有的椎间盘突出需要治疗,没有症状一般不需要特殊治疗。

    在有症状的椎间盘突出症患者的治疗中,也仅有15%的人需要手术治疗,其余的患者均可以采取非手术治疗。疼痛科采用微创介入方法,解除突出物对神经的压迫,恢复正常的神经功能,这种办法是根据病理从根本上治疗疼痛,而不是临时止痛。
    
    健康频道:是不是“打针”进去?
    
    樊碧发:可以理解成“打针”,但这个针是介入针,一般需要在X线、CT或核磁共振引导下,准确地穿刺到病变部位。还要经过电生理测试,进行精确定位。然后才采取我们刚才讲到的方法进行治疗。这样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椎管狭窄等病因对神经损伤、压迫所引起的一系列疼痛。当经过治疗消除神经菌性炎症时,疼痛就可随之缓解。
    
    健康频道:那么这些工作,和骨科大夫有什么不同?
    
    樊碧发:骨科大夫一般采用开放式手术治疗,就是说开刀治疗,但是对病人的损伤较微创介入治疗大。  
  
    微创介入治疗并不影响其他方法治疗,就是说即便是微创治疗效果不是很满意,也不影响开放手术治疗,两种治疗方法并不矛盾。

    还有,我们经常看的一种病叫“背部手术失败综合症”,很多病人背部都开了3、4次刀了,有的患者因颈椎病做过4次开刀手术。针对这种病人仍然可以进行介入性治疗,针对疼痛“靶点”进行专科疼痛治疗,常常会收到非常好的治疗效果,不单纯止疼,而治疗疼痛,
    
    健康频道:我还联想到一个问题,这跟中医的一些手法,比如说推拿、针灸等,它们也可以治疗疼痛,这和它们有什么不一样?
    
    樊碧发:传统医学和我现在讲的疼痛医学是两个体系,传统医学更注重整体调理,当然在治疗疼痛上都有良好的效果。疼痛医学注重寻找疼痛的根源,针对引起疼痛最直接的原因进行治疗。比如说腰椎间盘突出症引起的坐骨神经痛,一般不在腿上进行治疗,而是按神经解剖分布在腰上进行对症治疗,即从根源上治疗。
    
    健康频道:您刚才说的都是慢性疼痛,有一些剧烈性疼痛也适合去疼痛科进行治疗吗?比如说胆结石,输尿管结石。可能平时没有症状,但是疼起来很厉害。
    
    樊碧发:如果是胆结石急性发作,一定要找外科看。但是这种疼非常厉害,需要尽快解除。疼痛科有很多急性疼痛救助措施,比如说应用止疼泵、神经阻滞等,可在手术前把疼先止住。
    
    健康频道:这和以后做的手术会不会产生一些相互冲突的问题?
    
    樊碧发:不矛盾,该做手术还做手术,仅仅是解决疼痛的问题。并不是说胆结石马上就要开刀。这之前有一个准备期的,在这个期间怎么办?就需要赶紧把疼痛止住。然后再按部就班,该做手术做手术、该吃药吃药。
    
    健康频道:网友有一个疑问,我们用来解除疼痛的药物吃了会不会上瘾?
    
    樊碧发:麻醉性药物是能上瘾的。在医院,医生会根据病情使用麻醉药品,按国家规定使用,成瘾可能性极小。比如说癌症患者,什么样的疼吃哪一种类型的止痛药,什么情况下增加药的剂量,国家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有明确规定,在医学教科书里也有明确规范和规则。按此原则进行治疗一般来说极少会有成瘾现象出现。
    
    健康频道:还有一个网友的问题,疼痛科能不能治疗分娩疼痛?
    
    樊碧发:疼痛科可以治疗分娩疼痛,但是一般来说这项业务,有的地方是麻醉科和妇产科结合起来进行,麻醉科解决疼痛问题,妇产科解决产科问题。从技术层面来讲,疼痛科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疼痛科医生和麻醉科医师一样吗?

    健康频道:有的网友有这样的误解,他们认为疼痛科医生和麻醉科医师一样。

   樊碧发:完全不一样,麻醉大夫是解决手术中的麻醉问题,而疼痛科医生是在治疗慢性疼痛性疾病。
    
    健康频道:现在麻醉科也采取一些医疗手段,比如说你手术之后很疼,然后他们就用止痛泵打一些药进去,或吃一些药进去,这样就不疼了,大家可能觉得疼痛科看的病以后不就也是让我不疼了吗?
    
   樊碧发:完全不一样,麻醉是一个无痛的过程,无论是开颅也好,开胸腹也好,全身麻醉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手术结束以后各种正常感觉有会回来。而疼痛科是一个治疗疼痛的过程,常常仅仅是阻断疼痛的感受,并不阻断人体的运动功能,也不影响你患者的思维功能,仅仅是解除疼痛。

    中老年疼痛有什么特殊
    
    健康频道:我们今年提出的口号是“关注老年疼痛”,为什么把“老年”放在第一位,或者我们再延伸一点,为什么把中老年当成一个特殊的群体提出来,他们遭受疼痛的趋势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樊碧发:有,正如主持人介绍一样,大概65岁以上的老年人,超过一半,甚至一多半都很容易发生慢性疼痛疾病,这点国内和国际上的趋势一样,随着人类衰老的过程,疼痛性疾病必然会增加。通常65岁以上运动系统功能衰退,如膝关节、髋关节、踝关节都会发生较为严重的劳损,其主要表现就是疼痛问题。再者,由于老年人抵抗力低,免疫力差,很容易得带状疱疹,正因为抵抗力差就容易留下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老年人又比较容易得糖尿病末梢神经炎,这也是很疼的疾病……
    
    癌症随着年龄的增加发病率也会增加。癌痛对老年人也表现的尤为突出。老年在整个社会中处于弱势群体,这也是需要关注的问题,所以今年国际疼痛学会提出的口号是“关注老年疼痛”。这个口号在我们国家尤为合适。最近的国民调查已经显示,我们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但是我们是一个未富先老的社会,在老年医学保健体系还不太完善的今天,大量的老年群体已经出现在我们社会中,这是摆在我们广大医学者,尤其是疼痛医学工作者面前的一个非常巨大的课题。
    
    健康频道:的确老年人处在弱势地位,在经济上和获取知识的渠道上,可能都比年轻人差,而且老年人往往觉得花钱治疼不值,认为这是一种自然的现象,人老了就应该腰腿疼,我花钱干什么呢。
    
    樊碧发:我同意你的观点。老年人可能各种反应慢一点,感觉也迟钝一点,但是这决不表明老年人遭受的伤害性、刺激性小,老年人从生理、病理、家庭、社会各个角度都需要关心。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要重视这个问题。
    
    健康频道:同时也带来一个矛盾,老年人可能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群体当中经济比较困难的一个群体,我们这种医疗技术是不是很贵的? 
    
    樊碧发:疾病都是这样,如果早期把疼痛很好的控制,花费自然就很少。疼痛性疾病也是一个慢性进行性发展的过程,到了比较严重阶段时,所用药物器械很多,这样医疗费用就比较昂贵了,所以疼痛性疾病也提倡早预防、早治疗。
    
    健康频道:我们如何判断什么时候是“早”,什么时候是“晚”?
    
    樊碧发:一旦人体出现疼痛,如骨关节疼痛、颈腰疼痛、头痛连续超过一个月以上了,这时就需要看病了。相对而言,这是比较早期。如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超过1年以上的非常多,有的患者甚至痛了40年。带状疱疹水泡好了一个月,如果还留有疼痛,要迅速到疼痛科去看。此时,用很简单的治疗就可以控制。到后期治疗就比较困难,尽管我们有很多国际最新技术和仪器设备,可想而知,费用是比较昂贵的。所以我们提倡早期治疗。一种疼痛,如果还不到一个月,我们一般不诊断为慢性疼痛。可以观察,也可以到其他科室就诊,但是疼痛超过一个月以上,就应该去疼痛科就诊。
            
    健康频道:我们说老年人多一些,现在,在您的临床过程中,您发现青年人和中年人有没有什么样的情况应该警惕?
    
    樊碧发:青中年也是如此,例如IT行业人员,伏案工作人员,老师等,可能今天颈部痛,明天腰部疼,时间很短,不超过一个月,一般不需要特殊的警惕。如果腰酸背痛等持续超过一个月以上,这就提示已经患有疼痛性疾病了,一定要到疼痛科或者相关科室去看。
    
    健康频道:您从事疼痛的医学研究20多年,现在我们国家疼痛诊断和治疗方面还存在哪些问题?
    
    樊碧发:从医疗、医学体制上来讲,我们国家医疗卫生管理部门还没有建立疼痛科这个系列,这是阻碍我国家疼痛医学发展的一个重大问题。另外,很多疼痛治疗的项目没有进入医疗保险目录,不能医保报销。这两大块因素严重制约了我国疼痛医学的发展和患者就医。    
        
    健康频道人:有没有一些解决问题的措施?
    
    樊碧发:有,中华疼痛学会一直在做这件事。中华疼痛学会主任委员韩济生院士和其他很多学科的院士呼吁,我国应赶快建立正规的疼痛医学体系。因为国际上已经把疼痛当做人体的第5大生命体征,疼痛问题不解决好,就会直接影响到患者的生命。另外,国际疼痛学会提出,免除疼痛是患者的基本权利,这些均表明了疼痛医学和疼痛治疗的重要性,已受到全世界广泛关注。如果国家没有完整的医学队伍建立,可想而知,广大疼痛性疾病患者就会变得求医无门。
    
    健康频道:相信随着韩院士、樊主任这样的专家和全社会的努力,将来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下面我们请樊教授提几点建议,大家遇到类似问题时,应该怎么办?
    
    樊碧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持续不断的疼痛作用于人体,或者家人,同事、朋友老抱怨自己的胳膊疼、手疼、头疼时,千万不要小看这个问题,一定要及时到医院去看。
    
    另外有一些人认为,得了病还有不疼的道理吗?不对,即便是得了病,有疼就应该去看,随着各个医院疼痛科的不断建立,慢性顽固性疼痛千万不要忘了到疼痛科去看。

    专家介绍:

    樊碧发,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常务委员,北京医学会疼痛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疼痛医学杂志》副主编,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副主任、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从事疼痛医学20年,1992年赴日本金泽医科大学、1997年赴日本旭川医科大学专修临床疼痛学。在各种慢性顽固性疼痛、癌性疼痛的微创介入治疗方面深有造诣。发表论文60余篇,主参编专业书籍7部。

原文时间:2013年03月27日13:44

原文地址:http://health.people.com.cn/n/2013/0327/c51419-20936201.html

【关闭窗口】